论云南边屯文化特色资源及其文化内涵
  发布时间: 2013-10-30 11:13:42 来源: 丽江文化研究会、纳西文化研究会

高烈明

     摘要:云南永胜边屯文化是中国汉文化及中国边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云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还是丽江多元复合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滇西北永胜是明王朝在云南施行“寓兵于农,屯民实边”政策的重要地区之一,也是云南边屯文化资源和边屯文化遗存较为富集的地区之一,其边屯文化特色资源可谓是云南边屯文化的典型代表。其中耕读文化、村落文化、姓氏称谓、毛氏文化、他留文化、城邑建筑文化、碑林石刻文化、语言文化、饮食文化、民间文学等都是永胜别具特色的边屯文化资源,有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旅游价值。

  关键词:云南边屯文化 毛氏文化 他留文化 特色资源 文化内涵

    一、耕读文化——云南边屯文化的核心元素

  耕读并重是永胜边屯文化的重要形态之一,也是云南边屯文化的核心元素。明代边屯军民带来了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繁荣的中原文化,对整个云南乃至偏远的永胜等地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明清时期,永胜坝区普遍种植水稻、玉米、小麦、豆类等农作物,农耕事项中注重精耕细作,合理灌溉,科学施肥,规范管理等,永胜先民在农耕文明的影响下还学会了种棉纺纱织布、种甘蔗榨糖、造纸、制陶等手工业,商业也有了很大发展,其发达程度远远超过了周边的其他地区。到了清末民国时,永胜的手工业获得了更快的发展,有织布、造纸、陶瓷等行业。当时永胜所产的小件土布以细密均匀、色泽光亮不褪色而闻名。至民国,永胜经济、财税名列云南省一等县,以“鱼米之乡” “文化名邦”享誉于世。

  汉唐时期,中原文化就已传播到永胜,但发展较为缓慢,宋元之后逐渐兴盛。据永胜县志载,公元1103年被称为大理国高氏三雄之一,曾经分守滇西,并担任过大理国宰相的高泰运奉命前往宋朝国都开封求取佛经及汉文典籍,取回佛经、汉文典籍69家,药书62种,史称崇信三宝。这些典籍在大理国的传播大大加速了儒学、佛教等汉文化在大理国辖区的推广。明军平定云南以后,在“治国以教化为先,教化以学校为主”的方针推动下,学校教育也发展起来。云南府、州、县学普遍建立。明代同元代一样,各级政府设立的学校,称为儒学,并且都是建在政区治所。《明史·选举志》谓:“迄明,天下府州县卫所,皆建儒学。”明代学校有两种:一是国学;二是府、州、县学。清代,国学在永胜又称永北府儒学教授署,永北府儒学训导署,另有义学,为永胜普及文化教育,培养人才创造了良好条件。

  尚文重教是永胜最典型的人文特征和价值尺度。《永北直隶厅志·学校志》载:“自有唐诏天下,郡县皆立学宫,其继往开来,正人心而维风俗者,莫切于此……永郡虽地处边隅,而人文蔚起,郁郁济济,代不乏人,凡庙貌之巍峨,胶庠之造就,实有兴于未艾者,于以见圣朝久道化为之治,俾后之君子登孔子之堂,深仰止之思,兴起正无已也。”据统计,从14世纪末到18世纪中期,永胜除儒学宫外,还设有新义学馆14处,培养出众多杰出人才,其中有举人51名、进士8名,为此永胜被誉为“文风之地”。

    明末清初永胜兴办儒学的同时,还兴办了书院,相继成立了凤鸣书院,几山书舍,中川书院,鸿才书院等。北胜州政区卫所中还兴办了义学,东门馆、西门馆、南门馆、北门馆、北山馆、中洲馆、金官馆、期纳馆、金江馆、片角馆等12馆;另有夷馆四处:他留馆、崀峨馆、永宁馆、蒗蕖馆。儒学、书院、义学和民间办学的兴起,促成了永胜民众学习文化的浓烈风气,为永胜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明清两朝永胜就有上百名学子通过科举成为贡生、举人和进士,举子总数位列云南全省县郡前茅,县内崇文尚学之风蔚然。永胜在云南省和滇西北地区的文化教育方面创造了殿试进士第一、征辟神童第一、名列全国教科书为云南第一、孝义著述第一、高科名宦第一、王公府第授徒第一等6个第一。1934年永胜中学问世,拉开了现代教育的序幕,永胜从此进入现代文化教育的新时期。

  汉唐起始,特别是明清以来,深受中原汉文化影响的永胜先民特别重视耕读传家的文化传统。或希望子女能谙熟农业生产的各种知识和技能,以便将来能创建富裕安居的农家生活,或希望子女能进入学堂求知学礼,既可成就人生事业,又可光耀门庭。永胜不少的人家春节期间大门楹联横批常常直书“耕读传家”4个大字;“数粮田,春秋书。朝出耕,暮入读,琴三弄,酒一壶,亦非仙,亦非佛,半是农家,半是儒。”此诗正是永胜耕读传家文化传统的真实写照。 

    二、 地名村落、姓氏称谓——云南边屯文化的诗意名片

  在永胜军屯移民开垦的土地,逐渐成了某一姓氏、某一家族、某一村人的共同资产,村寨也就因主人的姓氏有了名字,这些村寨名也就含有了历史的、姓氏的、血缘的、乃至政治的等多种耐人寻味的文化意蕴。

  1、永胜的很多村名地名以当时驻屯军官的姓氏加村寨名或地名命名。当大批屯戍军队驻扎下来后,按军功大小、官职大小分给这些军官面积不等的土地,在永胜的驻扎军官就按各自的区域建设村落,并按第一任长官姓氏命名。现三川镇金官,就因明初澜沧卫的金鸣时屯田于此,而得名;三川镇的梁官,就是明初澜沧卫梁从仁屯田于此,故名;而梁官的中州西北田地称高选伍、周甫伍、段锦伍、谭相伍、邵勇伍、汤诏伍、翟斗伍、王三锡伍、李时伍等名,都是明朝年间澜沧卫军屯伍官姓名。另外顾官、谭官、吴官、翁官、彭官、杨官、吕官、季官、刘官、满官等地名亦属此类。

  2、永胜有的地名则是由当年屯戍军队的军事机构演变而来的。现永胜县城所在地永北镇,即明代的澜沧卫城旧址;永北镇所属的马房乡,因明清时官府的军马曾在这里放养,故名;梁官的马军村,因明时澜沧卫在此设置骑兵前营,故称前马军、远马军;程海的马军为骑兵后营,故称后马军、近马军。杨伍,就是杨姓的伍长所在之地;东马场、西马场应是屯戍军队养殖放牧战马的地方;又永胜地名中前所、后所、中所、左所、右所、小营等也都是明代屯田军事机构的遗存。

  3、永胜有不少地名直接以中原移民的姓氏加地理形态命名。如郭家湾、童家湾、梅家湾、张家湾、唐家湾、毛家湾、王家河、张家桥等。

  4、永胜还有一些地名直接以中原移民的姓氏命名。如陈家村、李家村、马家坝、张家村、季家村、关家村、芮家村等。

  5、永胜姓氏中至今仍有司马、欧阳、上官等多种复姓,此种姓氏称谓现象应是中原军屯移民的族源见证。

  从永胜以上几种类型的地名村落及姓氏称谓中,不难看出明代以来军屯移民文化烙印在永胜广袤大地上的深深印记,这些地名与姓氏称谓就是一张张鲜活耐读的诗意的边屯文化名片。

    三、毛氏文化——云南边屯文化的亮丽风景

  毛氏文化源远流长、特色鲜明,是中华民族民族精神和优秀传统的典型代表和集中体现。云南永胜程海西南的毛家湾,是韶山毛氏的发祥地。从毛泽东往上追溯20代,毛氏先祖毛太华就曾在这里定居并延续后代。该村所存毛氏宗祠,供奉着韶山和永胜毛氏共同的祖先。《韶山毛氏族谱》记载:“二十一世传至伯温公,官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而始祖太华公位下,书载元至正年间,避乱由江西吉州龙城迁云南之澜沧卫,娶妻育子8,明洪武十三年庚申,携长子清一、四子清四官楚,居湘乡北门外绯紫桥,10余年后清一、清四复卜居湘潭三十九都,今之七都七甲韶山,开种铁陂等处,编为民籍。” 这一记载和《永胜毛氏族谱》、毛太华次子毛用碑文等相关的历史遗存充分说明永胜毛家湾毛氏与韶山毛氏同源共祖,1997年毛泽东女儿李纳等到永胜寻根,进一步认同了这一观点。

  毛氏宗祠中毛氏家族的国学传统、诗书名世特征和祖籍脉络卓然不群。宗祠大门楹联为“注经世业;捧檄家声”。毛氏宗祠各厅堂展馆多题刻“风雅诗宗”  “洁廉以望” “脱颖家风” “研经门第” “聪听彝训” “世誉乾坤” “德润西河”等名言,“脱颖家风”指的是战国时期,赵国相国平原君门客毛遂在国家危难时刻自请出使楚国,说服楚王联合抗秦,解除赵国邯郸之围的故事。后来用以比喻有才能的人终能自显,建树功勋(《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永胜毛氏宗祠、韶山毛氏宗祠中都有“聪听彝训”的名匾,匾题名言充分体现古老而伟大的毛氏家族遵规守法,尊老爱幼的优良家风和传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华民族优秀的民族传统和民族精神。“注经世业” “风雅诗宗”属同一典故,说的是毛遂后世子孙中涌现出了训释、传播《诗经》的西汉经学大师毛亨、毛苌,他们叔侄二人训释《诗经》,并创立古诗学“毛诗”,被史书赞誉为大毛公、小毛公。此典故名言意在要让毛氏后人永远记住并传承西汉先祖研习、传承国学经典《诗经》的传统和精神,努力建立经世不朽的文化业绩。“捧檄家声”典故名言概括了东汉时期庐江人毛义,为孝顺父母,表面欣喜承接檄文,就任安阳令,慈母亡故,即辞官还乡,从此不再为官而深深感动南阳太守张奉的佳话,以此告诫毛氏后人既要继承“孝悌乃仁义之本”的中华传统美德,又要传承贤良的家风和家声。“洁廉以望”事指三国魏尚书仆射毛玠为人正直,廉洁为政,知人善用的典故。“聪听彝训”匾额,语出《尚书·酒诰》:“聪听祖考之彝训,越小大德,小子惟一。” 唐代张说 《<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敏识聪听,探微镜理。” 意即明于听取,明于辨察。 孔传:“言子孙皆聪听父祖之常教。” 南朝刘勰 《文心雕龙·宗经》:“三极彝训,其书言经。” 范文澜先生注:“彝训犹言常训。”也指尊长对后辈的教诲、训诫。唐代元稹 《赠乌重胤父承玭等制》:“追念本始,无忘尔先,永锡追荣,用章彝训。” 王闿运《武慎刘公墓志铭》:“当世才德,莫能与儔,自非亲服彝训,孰能名之。”现在云南永胜毛氏族人家中的大门和堂屋楹联中“脱颖” “注经” “捧檄”等常常成为引人注目的核心词语,这种经典传承的现象,充分说明毛氏文化精髓在云南永胜等地的深远影响。

  毛氏家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从开宗鼻祖毛伯起始至毛泽东,延绵嗣续达百十代,历史跨度近3000年,其祖籍故里从“以国为氏” 到河南原阳到浙江衢州到江西吉水到云南永胜再到湖南韶山,依次循进若干地方,成为中国家族最完整的世系之一。永胜的毛氏发展到今天,已有数个村落,4000余人,均为毛太华之次子毛清二、三子毛清三之后裔。

  宗祠文化是儒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永胜毛氏宗祠所蕴含的深厚而广博的文化内涵在滇西北大地上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四、他留文化---云南边屯文化中夷汉融合的辉煌典范

  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他留古墓群是云南边屯文化史上现存最独特的历史遗迹。永胜六德彝族乡他留宗支山上有13000多座他留人古墓,这就是名震中外的他留古墓群。古墓群占地面积有3平方公里左右,位于他留山的玉水、营山、双河3个行政村的结合部,其中,立有石碑坟墓有6374座,占古墓群的50%,碑刻完好古墓3000余座。古墓最早的立于明未,距今700余年,清代为盛,民国渐少。他留坟林的突出特点是,汉墓样式,聚族而葬,年代久远;雕刻技术精湛,墓碑上的动物,花草,人物造型生动传神,尽显他留先民卓越的智慧和超凡的想象;碑刻字体多为楷书、隶书、行草等,其书法艺术深得汉字书法的真谛。他留古墓碑文真实而生动地记录着他留人的历史、家族渊源、姓氏演变、婚姻关系、社会进程等情况,是史学家、艺术家、文化学者、民俗学家等研究他留文化极为珍贵的实证资料。六德他留山,明清时期曾是大理通往永胜、华坪和巴蜀的必经之地,毁于清朝咸丰年间(约1861年)杜文秀起义的他留古城堡也曾是滇西北、滇川藏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在清朝康熙、乾隆年间达到极盛,建有10余条街道,集政治、交通、经贸、军事、文教于一体。康熙时他留汛驻“左营步战守兵二十名”,雍正年间建“他留义学馆”,乾隆时号为“他留夷、他留村”,道光时号“他留古道”,咸丰时设他留酋长为千户长。他留人如今虽识别为彝族支系,但其语言、生活习俗、文化遗存等与其他地区的彝族有很大的差异。他留人自称“他鲁苏”(意为外路人),他留人祭祖传说中称他们的祖先是洪武调卫而来的360户伍,他留古墓有的墓碑铭文中明确记载着“洪武调卫而来”等内容;他留古墓立碑后人的名字很值得研究,前几代还是地道的少数民族名字,后几代却是标准的汉名了,这充分说明他留人应是当时派驻他留山屯戍的汉族士兵与当地少数民族通婚的后裔;他留坟林的汉墓样式,土葬习俗,墓碑上精美的雕刻艺术和书法艺术,他留古城堡曾是滇西北、滇川藏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和军事要地等,这一切都深深打上了明清军屯戍边的烙印,他留人是明清以来彝汉民族大融合的鲜活例证,难怪研究他留文化的权威专家称赞他留古墓是“汉文化的包装,他留人的内涵”,是夷汉民族大融合的结晶。

  除他留古墓群、他留古城堡外,他留神职人员铎系、尼卜为代表的原始宗教文化,他留人以“青春棚”为代表的处于母系向父系过渡阶段的具有试婚特色的婚姻形态,以及他留人有着原生态文化特征的民风民俗等都是云南特有的民族文化资源。

    五、城邑建筑、庙宇石刻——云南边屯文化的实物见证

  明代在永胜设置澜沧卫是云南边屯文化史上的重要事件。现在的永胜县城,历史记载建于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当时系云南布政使司及云南都指挥使司推行“寓兵于农,屯民实边”政策的要地,是统辖北胜、永宁、蒗蕖等州军民,控制金沙江、澜沧江上游诸土司的“澜沧卫军民指挥使司”治所,故名澜沧卫城。该城周围53分,高16尺,全用砖石砌成;设4门,门上有楼,城脚有河,通四濠,是滇西北历史悠久、规模最大、街道整齐、设备完善的古城,历代均为永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该城的名称也有不同,如北胜州城、永北府城、永北直隶厅城等。据相关记载,澜沧卫城的建设是仿长安城的样式,棋盘格局,四道城门,五纵六横,有十字街、钟鼓楼、辕门和大小教场。这座城在后来屡遭兵戎,但一直保存下来。现在永胜城的格局虽有所变化,但整座城的棋盘格局依然存在,这正是中原城市建筑布局和建筑文化在边地少数民族地区的实践与再现。

  永胜清驿古镇是云南边屯文化的重要建筑遗存之一。清驿古镇又称清水驿是明清以来在永胜设置的重要驿站之一,也是永胜边屯文化的缩影。清水驿距澜沧卫城60里,因有可以关闭的南北阁楼寨门以控制要道,又能坚壁固守,形同城堡,习惯上简称“清驿”。 明清时期的清水驿形成了商贸集镇,一条长达2公里的街道由南到北贯通全驿,街道两旁铺面相连,儒学、义学、私塾、官驿、官仓、寺庙齐备。现存的30余处明清古建筑,仍能再现清水曾有的繁华。小巷曲径通幽,多处“四合五天井” “三坊一照壁”古民居院落精雕细刻、描金绘彩,大方文雅,较完好保存至今。明朝古建筑群之一的瑞光寺,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修建于明崇祯七年(1634年),规模气势不凡,结构古朴严谨。东岳庙也是清驿寺庙中的重要建筑之一,始建于清乾隆年间,至道光年间逐渐形成一个以道观为主的建筑群,现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些古建筑,雕栏石砌、斗拱飞檐、彩梁画栋、气势巍峨。是清驿古镇内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建筑,实为云南边屯文化重要历史遗存。

  为世人瞩目的云南永胜灵源箐观音石刻,是唐宋以来中原佛教文化和中原艺术传播到云南边疆和影响云南边疆文化的重要文化事项和经典遗存,永胜观音石刻自身隐喻的文化内涵和佛像卓尔不群的雕刻艺术,自元明以来一直为世人以诗文等方式称道和赞美。这从文化艺术的侧面反映出唐宋元明以来中原王朝“屯垦戍边”举措对云南边地的深远影响。永胜程海西南毛家湾发现的毛太华次子毛清二的碑文,此碑既是永胜毛氏和韶山毛氏同源公祖的铁证,同时也是明朝“洪武调卫”以来,在云南大力推行“寓兵于农,屯民实边”政策的有力见证。

    六、语言文化、饮食文化——云南边屯文化的现实生活写照

  元明时期进入云南的大批中原屯戍军民不仅带来了中原先进的文化和农耕技艺,也带来了中原特有的语言文化和饮食文化。元代周德清在泰定元年(1324年)写成的《中原音韵》,是以当时北方实际语音为标准分组归韵的,而现代云南汉语方言的语音系统与《中原音韵》基本相合。

  在声调方面,《中原音韵》“平分阴阳,入派三声”,即平声分为阴平、阳平两类,这与云南方言完全相同。《中原音韵》把入声派人平、上、去三声,其目的是为了“广其押韵,为作词而设” ,“然呼吸言语之间,还有入声之别”(《中原音韵·正语作词起例》),这说明当时还有入声。1940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言语研究所关于云南各县方言的调查报告中,云南还有不少地区的方言有入声,如大理以西和曲靖、陆良一带。如今在现代汉语中早已消失的古汉语“平、上、去、入”四声中的入声字,在云南永胜等地的汉语方言中却能找到许多活生生的例证。例如:墨、黑、克、北、陌、策、泊、确、学、削、雀、药等汉字,在今天永胜汉语方言中仍读入声。

  声母方面,《中原音韵》有20类声母,大部分与云南方言一致。《中原音韵》中有v母,在云南方言中仍然保留。《中原音韵》里“疑”?耷基本消失,只有少数几个字仍然读?耷声母,云南方言中有些县至今保留?耷声母,但多数方言中?耷声母已消失。

  韵母方面,《中原音韵》列有18个韵类,大部分与云南方言相同,仅收-m尾的韵母在云南方言中没有;《中原音韵》所列入声韵,没有-p-t-k3个塞音韵尾,这也与云南有入声的方言相同。

  词汇方面,在宋人话本、元杂剧、明清小说中有些词语,普通话中已不使用,而在云南方言的永胜话等中却保留不少。诸如:

  鏖糟[?u1ts?u1]:元末陶宗仪《南村缀耕录》:“俗语不洁为鏖糟。”《醒世恒言》第七十回:“今日这浴,就如脱皮退壳,身上鏖糟足足洗了半缸。”云南永胜方言等的词义与上述二例相同。

  辣燥[l?ts?u?]:《儒林外史》第二十七回:“现今这小厮傲头傲脑,也要娶个辣燥些的媳妇来制着他才好。”云南永胜方言等中,这个词的词义为泼辣、能干的意思。

  潦浆泡[li??? t?i??1 b?u?]:元杂剧《张生煮梅》三折:“烧的来焰腾腾滚波翻浪……但着一点儿,就是一个潦浆。”《水浒传》第八回:“(林冲)脚上满面都是潦浆泡。”词义与云南永胜方言等完全相同。

  喠[t?u??]《水浒传》第四回:“你是佛家子弟,如何喠得烂醉上山来?”《金瓶梅》第五十七回:“这些蠢狗才攘的秃驴,只会吃酒喠饭,把这古佛道场弄得赤白白的,且不可惜。”现在云南方言中永胜话、鹤庆话等,“吃饭”的贬义仍然说“喠饭” “喠脖子”词义与上述两个例子相同。

  打发[t?f,A?]:《红楼梦》第二十五回“黛玉晚间打发人来问了两三遍。” 云南永胜方言等“打发”一词有两个义项,一是“差遣”;二是“嫁姑娘”。所引例子词义与义项一同。

  云南各地汉语方言以口耳相传的方式存在,且世代相传,在语言运用中生动传神,是研究云南历史上汉民族迁徙的鲜活的佐证材料,上述云南方言的语音现象和例证,也是元明清以来,云南边屯文化的有力证据和现实生活写照。

  一个地方饮食文化特点的形成受到这个地区的自然地理、气候条件、资源特产、饮食习惯、人文民俗等影响,也和它的悠久历史与独到的烹饪特色密不可分。云南永胜等地的饮食文化是中原饮食文化与云南边地少数民族饮食文化相互影响,长期融合、发展的结晶,既充分体现了中原饮食文化的精髓,又使永胜饮食文化具有自身突出的个性和丰富的文化内涵。永胜菜肴的特色表现为:一是选料广泛,搭配合理。各类时鲜菜蔬,山珍海味,鸡豚驴鸽、牛羊鹅鸭,均可入食,荤素套用,各选其宜。二是烹调讲究,细粗并存。精细时若淮扬川湘之形制,形态精美,别致新颖,生动逼真,色泽鲜透,清爽悦目。粗放时荤素无别,时疏野菜同用,油腻清淡并存。无论炖蒸煮炒,煨煎腌卤等,讲究火候,凉食热饮,注重原汁原味,雅俗共享。三是重视调味,味型丰富。永胜菜肴特别讲究原料的入味,注重主味的突出和内涵的精当。永胜菜肴犹如湘川菜式讲究色、香、味、形,尤其在“味”上风格独特,以味型多样、变化精妙、用料之广、口味之厚为其主要特色。其基本味型为香、辣、甜、咸、酸等,口味清鲜醇浓并重,在基本味型的基础上,又可以调配变为多种复合味型。在菜肴的烹饪过程中,能运用味的主次、浓淡、多寡,调配变化,加之选料、切配和烹调得当,获得色香味具佳的具有特殊风味的各种美味佳肴。复合味型种类繁多,主要有香鲜味、香辣味、酸辣味、鱼香味、咸鲜味、椒盐味、本味、家常味等。永胜菜肴深受人们喜爱的有三川火腿炖乌骨鸡、驴肉火锅、土鸡火锅、山药炖鸡、鸽炖肚、三川火腿炒野生菌、葱姜炒鲜肉、蒸白条鱼等。永胜菜肴除选好主要原料外,还注重辅料的搭配,做到菜肴滋味调和丰富多彩,原料配合主次分明,质地组合相辅相成,色调协调美观鲜明,使菜肴不仅色香味俱佳,具有食用价值,而且富有营养价值和一定的艺术欣赏价值。

    七、民间文学——云南边屯文化与中原文化的融合再现

  滇西北永胜曾被誉为“滇西粮仓” “高原鱼米之乡”,汉唐以来,直至明清一直为兵家必争之要地。为响应开国皇帝朱元璋“寓兵于农、屯民实边” 的政策,明王朝将进军云南获胜的大批军队分散留驻于地广人稀的云南各地,并迁移军人家眷和商人前往云南一同屯垦种植,于是在云南历史上展开了一场空前的长期的大规模的屯戍经营活动,军士民商,垦荒拓地,聚姓而居,娶当地少数民族女子为妻室,与当地各少数民族和睦相处,长期共荣共存,融合发展。这就必然留下许多的与屯垦、征战有关的文化事项。“洪武调卫”之初,留驻永胜的军队有3000余人,后又陆续有军人家眷、商人等各类人士共1万多人到永胜屯垦生活。这些来自湖广、江西、江苏等地的军民不仅开发了永胜,还带来并传播了中原文化。在滇西北永胜地区流传的民间故事、民歌、传说等,或多或少都保留有中原文化的特色,这些独具特色的民族民间文化也是云南边屯文化的重要文化现象之一。

  关于永胜民歌,《永胜县志》(1987年版第770页)载:“永胜民歌小调很多,流传至今的有100多首,最早为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澜沧卫屯伍开始,直至民国。通过……流传,保留了湖广、江西、江苏、四川等内地的民间曲调……”其中《相思调》歌词共13段,前4段歌词讲的是西厢记张生与崔莺莺的故事,到第7段却是:“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的鲜花赛不过她;心中想摘一朵,又怕被栽花人骂。”第8段的歌词为:“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粉团花,不知明日落谁家?一定是好姻缘,又会落在她家门下。” 柳荫先生考证分析“这应该是著名江苏民歌《茉莉花》的变种,而且《相思调》的旋律中也有《茉莉花》的音乐元素。”

  曾在永胜广为流传的《出兵调》,在永胜县文化馆收集编印的《永胜民间音乐集·汉族民歌集》(1983年刻印本)、《永胜县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丽江师专张金云教授音乐专著《永胜民间音乐》(人民音乐出版社2007年版)等书中都有收录,永胜流传的《出兵调》歌词共10节,其内容所述为弟弟替兄长应招出征,临行与亲人依依道别,歌词内容丰富,旋律哀婉缠绵,充分表达了边地人民厌恶战争,渴求和平安居的强烈愿望。《出兵调》可谓是明清以来军屯戍边政策“亦兵亦民”的经典缩影。

  从“壶山摩崖石刻观音像” “救兵粮树的传说”、永胜彝族支系他留人“朱家天子万万年”  “守孝的习俗”等传说,明朝天启年间,北胜州清邑人刘思善“拾金不昧” “让他三尺又何妨” “牛皮圣旨” “白鹤衔书”等故事,以及明清以来永胜众多的文人诗文等等,也都不难看出中原文化对滇西北永胜等地区的文化的深远影响。

    除上述各种特色资源以外,在永胜等地遗存的家谱、服饰、民风民俗、宗教文化等也是别具特色的边屯文化资源,对其进行发掘、研究、开发也有极大的现实意义和旅游价值。云南永胜边屯文化是中国汉文化及中国边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云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还是丽江多元复合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挖掘探讨永胜边屯文化特色资源的丰厚的文化内涵,对其进行保护性开发利用,对发展云南及滇西北文化旅游,推动云南及滇西北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发展,建设云南民族文化大省,促进云南及滇西北经济、社会、文化等的长期繁荣与和谐发展必将有着深远的意义。

 

参考文献:

    1]清·刘慥. 乾隆永北府志[Z].丽江:云南省永胜县地方志办公室翻印,1993.

    2]永胜县志编纂委员会编纂.永胜县志[Z].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

    3]云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总纂,云南省语言学会编撰.云南省志·卷五十八·汉语方言志[Z].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

    4]简良开.边屯文化论.丽江民族研究第三辑[C].昆明: 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

    5]毛泽东祖先事—从永胜到韶山[Z].永胜:中共永胜县委宣传部编.2003.

    6]云南语言研究第一集[Z].昆明:云南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1988.

    7]云南语言研究第二集[Z].昆明:云南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1989.

    8]简良开.神秘的他留人[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

    9]朱振家.古代汉语上册[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88.

    10]白庚胜总主编,沙蠡主编.中国民间故事全书·云南·永胜卷[Z].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0.

 

 Yunnan Tuen culture resource and its cultural connotation GAO Lie-ming

(Department of Tourism and Economic AdministrationLijiang TeacherCollegeLijiang 674100China)

 

    AbstractYunnan Yongsheng Tuen culture is the Chinese culture and one of the Chinese border village culture the Yunnan culture important component, and also the Lijiang culture organic constituent. In the Ming Dynasty there was a policy in Yunnan " put soldiers on farm work, and put people on the border area to defend the border" and Northwest Yongsheng area is important one of these areas that makes Tuen cultural resources and cultural heritage become relatively rich, its border Tuen culture resource is one of the typical Yunnan border village culture. With the cultivation, the reading culture, village culture, name, surname, Mao culture,Taliu culture, architectural culture, the cities of stone culture, language and culture, diet culture, folk literature, Yongsheng is distinctive border village cultural resources with its unique value and rich cultural connotation.

Key words: Yunnan1 border village culture, Mao culture, Taliu culture, reprensentative resource, cultural connotation

      联系电话:13508889297

      基金项目: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丽江文化产业与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研究》成果之一,

      项目编号:YB2012023

[打印该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