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 今天是:
     
 
红二军团中的桑植籍白族将士
  发布时间: 2016-11-28 18:08:43 来源: 中共丽江市委党史研究室

红二军团中的桑植籍白族将士

段松廷

1936年4月24日,红二、六军团兵分两路从鹤庆进入丽江,途经七河、金山、大研、黄山、拉市、太安、九河、龙蟠、石鼓、金庄、巨甸等乡(镇),行程160多公里,至28日,全军1.8万人全部渡过金沙江。其中的右路二军团在贺龙(总指挥兼军团长)、任弼时(总政委兼军团政委)的率领下经七河、金山抵达丽江城后从拉市直插石鼓渡江。二军团下辖4、5、6师共9个团。二军团从军团长贺龙以下的指战员中有大批湖南桑植县籍的白族人,即贺龙、汤福林、谷志标、谷佑箴、朱绍田、王苏云、钟平、韦绍坤、肖庆云、张胜明、贺文玳、王顺清等,其中汤福林任红4师参谋长(在5月7日中甸桥头战斗中牺牲)、朱绍田当时任红4师10团政委、谷志标任军团部秘书长、贺文玳任军团部参谋……准确人数难以统计,但桑植籍白族将士有成百上千之众。贺龙长女贺捷生刚出生19天,就由母亲蹇先任用特制背笼背着踏上了长征路,到丽江时她未满半岁。

红二军团中何以有那么多的白族将士呢?说来话长。

一、湖南白族来自大理

湖南有13万多白族人口,主要聚居于张家界市桑植县,桑植县有10万白族人,设有7个白族乡。相邻的怀化市沅陵县也有1.6万白族人,周边地区也有零星分布。相邻的湖北省鹤峰县设铁炉白族乡,有白族0.6万人。这些白族人的根在云南大理。

公元1253年,忽必烈的蒙古大军攻灭大理国后,留下大将兀良合台镇守云南。1258年,蒙哥令兀良合台率军东征,约定次年正月与他并忽必烈部会师武汉,然后顺江东下,直取南宋都城临安(杭州)。兀良合台遂在云南组建了以数万白族人为主力的“寸白军”,由原大理国王段兴智的叔父段福统率,随兀良合台东征。沿途攻下桂林、长沙、岳阳,于1259年至武汉与忽必烈会师。此时,蒙哥大汗已在四川合江战死,忽必烈急于北返承袭皇位,又对握有重兵的兀良合台极不放心,便下令就地遣散“寸白军”。此后,部分寸白军人冲破险阻返回云南;另有一部分则顺长江南下,先到江西吉安、修水、高安一带躲避战乱。后南宋被灭,东南战事平息,将士们思乡心切,于1276年率部向西迁徙,意在返回云南。到了今湖南桑植鸟坪、芙蓉桥、麦地坪一带后,众人认为这里山川环境、物产气候与老家大理一致,遂决定在此定居创业,距今已有800多年。他们继承和保存了大理白族的传统文化与风情,被称为“民家人”,是历史上桑植“军、民、客、土、苗”5种人之一,原来归入汉族之中。直至1984年6月27日,湖南省政府办公厅才正式下发《关于认定桑植“民家人”为白族的批复》,随后于1984年9月陆续在刘家坪、瑞塔铺、麦地坪、马合口、走马坪、芙蓉桥、洪家关成立了7个白族乡。

相邻的湖北恩施州鹤峰县铁炉乡的“民家人”也被认定为白族人,并于2006年3月成立了铁炉白族乡。而鹤峰县内的铁炉乡、走马镇上万的白族人是从桑植迁移过去的。

二、湖南桑植“民家人”恢复为白族的历程

早在1952年,召开湘西苗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时就有人提出“民家人”的民族成分问题。

1977年6月,为编写《贺龙同志故事》一书,桑植县委党校谷忠诚(民家人)等人到昆明找当年红二军团的老红军谷佑箴(时任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民家人),搜集有关贺龙的故事。这期间,谷老告诉谷忠诚说,我们桑植民家人的很多方面与云南的白族相同,他们在1956年以前也叫民家人,你回去后考察一下这个问题。

直到1979年11月,桑植县组织班子开展对要求恢复土家族成分的群众进行调查时,参与此事的谷忠诚才顺便将民家人的族别问题提了出来,要求调查,获县领导同意,并写信告诉昆明谷老。谷老回信支持鼓励,并寄来相关图书作参考。

1981年10月,桑植县向省民委报送了请求将“民家人”确认为白族的报告。1982年3月,桑植县向国家民委汇报了此事。1982年5月,湖南省民委到云南进行调查。1983年3月,桑植县又组织了调查,并向省委和国家民委写了报告还派人到云南考察、听取意见。最后,终于在1984年6月将桑植“民家人”从汉族中划出,正式改称为白族。

三、贺龙其实也是白族

贺龙的父亲贺仕道祖籍湖北钟祥县,后投军到了桑植县洪家关以“军家”身份定居下来。贺仕道不算白族(算也可以,因为他的曾祖母和祖母都有白族血统),而贺龙的生母王金姑则是正宗白族。王金姑于1863年生于湖北鹤峰县毛坝乡王家河村,她18岁嫁到洪家关,共生育5女2子,贺龙排行老四,王金姑先祖是桑植芙蓉桥白族人,康熙年间为避难而到鹤峰县毛坝乡王家河村,王家河村原来属于桑植县五道水公社茶园坝大队,因为离毛坝近,离五道水远,1962年才归划鹤峰县的。所以,王金姑先祖一直是在桑植县境内的。

按照现行政策,民族可以随父,也可以随母,也可以随祖父母、外祖父母的任意一方,是根据自己的愿意选择的。问题在于,贺龙是1969年去世的,而桑植民家人是1984年才恢复为白族的,贺龙自己当然无法选择了。贺龙长女贺捷生、儿子贺鹏飞都已改为白族。张家界市委曾通过省委向中央报告过贺龙的族称,中央批复说,贺龙已去世多年,无法再征求本人意愿,所以不恢复也罢了。贺龙的姑母嫁给白族、大姐、二姐和三妹都嫁给白族,贺龙的妻子蹇先任也是白族人。

现已出版的很多图书(网站)都回避了贺龙应为白族这个问题。但有些书和网站上都承认了贺龙的白族血统。例如《中国网》在介绍贺龙时说道:“有白族血统。”

四、随贺龙闹革命的白族人

1916年3月,贺龙率21个义士凭两把菜刀开始闹革命时,其中5人就是白族。

1926年贺龙参加北伐战争时,其属下的20军第1师第1旅长谷青云就是他的二姐夫。

1927年贺龙参加南昌起义时,桑植籍有近两千人随他参与起义,其中师团级白族将士有5人:20军教导师副师长余愿学、20军警卫团长谷梅武,2师某团党代表谷志树,2师5团团长王炳南,2师6团团长王庸之。

贺龙在创建湘鄂西和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8年里,白族人更是中流砥柱,师旅级将领有王炳南、谷志标、钟炳然、汤福林、谷志龙、陈绍清、钟芳清、谷友廉、王湘泉、刘开锡、谷朗然等10余人,先后有上万白族人参加红军,有名可查的烈士达800余人。桑植县70名县团级以上英烈中,白族占35名。在革命斗争中贺龙多次遇险,都是桑植籍白族人帮助了他。洪家关白族乡被誉为“将帅之乡”,先后有授衔的元帅1名、上将1名、中将4名、少将7名;6名未授衔军职老红军以及战争年代任旅团职务的20多名革命烈士。这13名将帅是:贺龙元帅、国军(空军)上将陈有维、国军中将陈牧农、谷凤远、解放军中将谷志标、贺鹏飞、国军少将周礼治、陈名籍、陈名政、解放军少将贺捷生、北伐军(国军)少将贺锦斋、谷青云、贺敦武。

五、在中甸上桥头牺牲的白族将领汤福林

离开丽江后的二、六军团在中甸筹粮休整后,又分路向川康挺进。二军团为左路,取道德荣。在岗曲河与金沙江的夹角地带有一山峰叫资纳腊,高约千米,寸草不生,形如鸡冠。一条羊肠小道通向山梁,它是红军北上德荣的唯一通道。此处又称为“两江口”,岗曲河边有一个藏汉杂居的村落,因紧挨桥头,故称“上桥头村”,人口不足百人,多为寺院佃农。听说将有“汉兵”到来,不明真相的村民正准备外出避难时,见有反动的民团及僧兵300多人到此侦察布防。村民便劝僧兵不要阻拦红军,红军只是借道通过。但僧兵们自以为凭资纳腊天险设防,汉兵必败,便不听村民的劝告。好心的村民们在临走之前在村口立了木牌告知红军“对面山头有人伏击你们,切望提高警惕。” 原来,德钦东竹林寺的水边活佛接到西藏噶厦政府及中甸民团总指挥汪学鼎的密令,要求他阻止红军北进。水边活佛即招来德钦、维西、德荣三县土司、活佛及民团头目10余人商量对策,他们议定,德钦土外委吉福率德钦独立连及民团、僧兵300人,到奔子栏至格浪水之间集结,封锁金沙江渡口,阻止红军过江。德荣土司阿昌春则率民团及僧兵300人到资纳腊伏击红军。担负开路任务的红4师特务连在师参谋长汤福林的率领下赶到上桥头村发现木牌后,即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并迅速过桥占领有利地形。特务连刚走过木桥,埋伏在资纳腊山上的匪徒就开枪狂射,战士们冒着弹雨往上冲。山头上滚下无数的滚木擂石,战士们只好退至岩石下躲避。走在村道及木桥上的大部队暴露在敌方射程之内,三人阵亡,多人受伤。

汤参谋长命令红军分兵进攻,一部分绕过木桥,猛攻资纳腊南坡,一部分爬到村后山顶用密集的火力压制敌人,并调机炮连和重机枪排赶来增援。

此时,守在江对岸格浪水的匪徒也一边开枪一边叫唤着,为资纳腊的匪兵助威。山头枪声又起,连长肖学志和几名战士牺牲,汤参谋长也受重伤。在红军的猛攻之下,德荣民团溃逃了,阿昌春则被击毙。红军经过资纳腊向德荣方向开进。特务连牺牲的战士被就地掩埋,汤参谋长则于当晚抬至推改村时停止了呼吸,就地安葬。红军走后,这片坟地受到了群众保护,被称为“红军坟”;当年红军走过的桥,被称为“红军桥”,现已改建为铁索桥。解放后,汤福林被追认为革命烈士,遗骨迁至中甸烈士陵园安葬。

汤福林1905年生于桑植县洪家关白族乡海龙坪村汤家湾,幼时入过师塾,稍长后随父亲外出经商。20岁时与邻村白族姑娘王贞姑结为夫妇。因经常受官军及土豪劣绅的欺凌,便于1928年到鹤峰走马坪投奔贺龙的红4军,先是做贺龙的警卫员,两年后下连队当连长。因骁勇善战,战功卓著,1933年5月升任红3军9师师长。1934年10月,红3军在黔东与红六军会师后,红3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后,汤福林任4师参谋长,在此后的历次战斗中均有战功,特别是在1935年4月,在陈家河战斗中,他率领部队直捣敌旅部,生擒58师172旅长李延龄。在激战中,他左手负伤仍冲锋在前,一鼓作气全歼了敌人。1935年11月,他随部队从桑植踏上了长征路,却牺牲在了中甸,时年仅31岁。他是红二军团在长征途中牺牲的9个师级干部之一。

六、桑植籍白族老红军业绩简介

自从1916年3月,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开始,到1934年11月,红二军团离开桑植踏上长征路的18年间,一批批、一代代桑植白族人都跟随贺龙参加了革命,人数累计达上万之众。历经护国、护法、北伐、土地革命、抗日、解放战争等30多年战火,绝大部分都牺牲于战场。据不完全统计,新中国成立后,健在的桑植籍老红军仅82人,其中白族老红军有27名,其中军级以上的有11名,现简介如下:

谷志标(1909~1996年)洪家关白族乡凤塔村人。1928年参加革命,历任师参谋长、师政委、军团秘书长、科长。抗战时期,历任旅政委、分区司令员、晋绥军区副司令,参加过百团大战。解放战争时期,任晋绥军区司令员。1950年后,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公安部长、公安部队司令员、四川省军区司令员,授中将军衔。1961年后,任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文革”时遭迫害。1978年被平反后历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四川省人大副主任等,享受副兵团级待遇。

谷佑箴(1903~2002年),洪家关白族乡凤塔村人。1927年桑植农军暴动主要领导人,后主要从事红二军团与中央的联络工作。1938年后任八路军120师后勤部政委。1950年后,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军械部长。1951年赴云南工作,历任国家冶金部副部长、云南省建委主任、副省长、省委常委、三委(计委、经委、建委)办主任、省政协副主席等。他在云南工作生活50多年,发现桑植民家人的很多情况与大理白族相似,并建议湘滇两省进行调研,为最终认定桑植民家人为白族起了关键作用。朱绍田(1912~1992年),桑植朱家坪人。1929年参加红军,历任营、团、师政委。抗战时期,任支队政委、分区政委等。解放战争期间,任旅、师政委。建国后,任师政委、北京军区副政委等,1955年授少将军衔。

钟典三(1904~1993年),刘家坪白族乡双溪桥村人。1928年参加红军后主要负责后勤与交通工作。1936年,带一批红属和烈士遗孤北上到延安,历任旅、师、军后勤部长,后任西北军区驻京办主任。1956年转入地方工作,享受副军级待遇。

肖庆云(1915~1997年)洪家关白族乡人。他是贺龙二姐的儿子,15岁就参加革命,历任警卫员、排长、营长、团长、分区副司令、成都警备区顾问等,享受副军级待遇。

韦绍坤(1918~1985年),桑植白族人,16岁参加红军,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副师长、分区副司令、黑龙江军区副司令,顾问等职。

此外、享受副军级以上待遇的桑植白族老红军还有:曾任海军北海舰队副政委的王苏云,是芙蓉桥白族乡福建坡村人;享年110岁的红军老寿星王顺清,是芙蓉桥白族乡高杨村人;曾任四川省法院院长的贺文玳,是洪家关白族乡洪家关村人;曾任中国人民银行监委书记的钟平,曾任陕西省国防科工委主任的张胜明。

(作者系丽江市白族学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

[打印该页]